话唠翠——考试神隐中

【全职】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落天下:

上次的求助帖,真是谢谢大家了。迟迟没有回应大家因为我很高冷,所以现在是过来送惊喜了(并不)。一开始发求助帖其实是想和CP合伙写一篇文章却苦于没有灵感,结果求助帖刚发出来就确定了主题了=口=


所以虽然大家的建议暂时用不上了,我还是很感激你们。每个人的留言我都有很仔细地看哦,然后根据你们的描述把脑内第一生成的画面给记录了下来,写了我整整一个下午呢。谢谢你们的支持与帮助,我也会努力的去回应你们的。


也许有一天其中的某一篇会被我发展成正文,不过现在只能给你看看渣渣了。


PS.段子中出现的所有原创男皆命名为南将游


再PS.大家给的提议有些太笼统,我就随便来了。还有些姑娘给的设定比较具体,我就按照你们的思路来了,比如说双叶穿越宅斗,叶修后宫三千,皇上拿炮灰当心爱的人的挡箭牌,大家莫名其妙讨厌叶修,叶修和人签订契约最后被他爱上,炮灰土豪非要包养叶修等等。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监狱文的打开方法


 @从师走到睦月   @黑化杂音   @林林臨 


“所以说啊,东区的老大韩文清真的是惹不得。”李三最后总结道。仿佛是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我现在一见到他就忍不住腿软。”


南将游听到之后暗暗地衡量了一下自己和韩文清之间的实力差距,然后不动声色地问道:“那其他几区的老大呢?”


“剩下南、西、北三区的老大分别是喻文州、周泽楷和王杰希。这三人要么战力破表,要么多智近妖。”赵达对这个新人心生不少好感,不由得多和他说了几句。“尤其是那个喻文州极善谋略,就算不出手也能弄死你,宁可得罪了韩文清也别去惹他!更何况他手下还有剑圣之称的黄少天。”


“怎么会怎么会。”南将游连忙摆了摆手,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这几位都是爷啊,我见到了连绕道走都来不及,怎么会去招惹他们!”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最快的结识这东南西北的四位老大,方便日后行动。思及至此,南将游突然脑内灵光一闪,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这几位老大有情人么?”


李三听后不由得吹了声口哨,将南将游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坏笑地说道:“怎么,你想毛遂自荐啊?我看你小子倒还真有几分姿色,不如去试试?”


“李三,你这是纯粹想把这新人往虎口里送啊!”赵达不悦地说道,然后转过头来警告南将游:“你最好别打这个主意,想要活命就赶紧收起你那些花花心肠!”


南将游连忙低下头,唯唯诺诺地说着“是”。没人看见他脸上跃跃欲试的兴奋——他出身风月场所,身边床伴多得他都数不清,最后无一不是拜倒在他高超的床技上,为他疯狂近痴。他就不信他收不下那几位大爷,毕竟,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是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警告。”那边迟迟没有说话的0403号终于开了金口:“千万不要去招惹叶修。”


“否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修仙/修真文的打开方法


 @金豆子 (←叫这个名字的人好多随便召唤一个不知道对不对) @小队长是男神   @琴月冰罗河   @海底希腊 


“我当初费劲千辛万苦历劫成功进入天庭的时候,你已经是天庭里赫赫有名的第一神君了。平魔界,灭鬼君,令妖皇俯首称臣,真是要多耀眼就有多耀眼。”王杰希说着,倒了一杯佳酿递了过去,却又在途中收回了手:“我忘记了,你不能喝酒。”


他笑了笑:“那我把它倒在地上,就算你陪我喝了这一杯吧。”


一旁的喻文州突然轻笑一声:“神君是真的不能喝酒啊,我还记得上次天帝寿宴的时候,他不过是喝了半杯的桃花酿,就直接昏睡过去,吓得天帝都慌了神。”


这要是换了平时的叶修听到喻文州这么说,早就嘴角一勾反驳回去了。不过这次他却只是静静地听着,难得的什么也没说。


“前辈……以前也不能喝酒?”


周泽楷突然问道。他的声音有些飘渺,似乎神识早就飞走了,只剩下俊美的皮囊留在这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虽然没有看向任何人,但是这个问题却只能是对韩文清提问的。毕竟在这里,知道叶修“以前”的人,除了叶修,也只有韩文清了。当然,叶修他自己是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以前……”韩文清愣了愣,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柔软。“他以前就不能喝酒。他还在下界的时候,曾经是名门贵族,每天和一群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却没有沾染上他们纸醉金迷寻花问柳的恶习,唯独对烟草有些着迷。”


“说起来,翊圣真君*呢?”


就觉得今天耳边额外的清净。王杰希一想,原来是黄少天不在。


“少天自那一仗之后,还尚未恢复完全,所以不方便过来。”喻文州解释道。


“他是不想过来吧。”韩文清冷冷地说道。


喻文州一顿,然后苦笑一声:“神君明鉴。少天说……他不想见到前辈那个骗子。”


周泽楷默默地俯下身来,修长的手指轻抚过面前的石碑,仿佛在抚摸着自己最宝贝的爱人一般。


他是第一次这么赞同黄少天的话。


前辈,你说过你一定会平安地回来的,所以他直到战争的最后都没有放弃,哪怕舍弃一切也要让自己活了下来。


前辈,你说过神仙是不会死的,所以那年之后他拼命修仙,只为最后能永伴在你身边。


前辈,你说的他都做到了,但是你却食言了。昆仑之巅,他眼睁睁地看着你为保天庭安危而魂飞魄散,你可知他当时心里那种万念俱灰的滋味。


……骗子。




PS.翊圣真君是借用了 @指尖流年 姑娘的设定。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霸道总裁/承包鱼塘的打开方法


 @_舟梓   @今天也忘了吃药   @鳞w   @Σ(っ °Д °;)っ   @叶若 


①叶修是总裁


“叶修当初真的是很穷,所以嘉世解约的时候他选择了妥协,选择了退役。因为他根本交不起违约金。”苏沐橙对大家解释道。


这一句话听得大家心里都有点窝火。叶修是什么身份?堂堂荣耀第一大神,不,简直是超神级别的水准,结果在嘉世居然沦落到连违约金的交不起,最后被扫地出门?


“叶修当时的年薪是多少?”本来工资什么的算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但是黄少天心直口快,再加上实在是有些气急了,不由得直接脱口而出。


“呃……”但是苏沐橙却不能直接回答,毕竟这涉及到叶修的个人隐私。“你知道叶修他没有任何商业价值的,所以……反正没你们高。”


这下几人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了。一边气愤嘉世的所作所为,一边又心疼他后来在兴欣吃的苦。这个人,带领了嘉世赢得了三冠王朝,却拿的是和二线选手一样的待遇,更不要提后来在兴欣的时候了。他们甚至怀疑陈果有没有给叶修发过工资。


“嘉世当初那么对待叶修,叶修也没说过什么?”韩文清皱起了眉头,脸黑的和锅底有得一拼。一些小辈们看到这个架势,吓得赶紧后退了几步。


苏沐橙笑了笑,摇了摇头。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边快速的在上面打了几个字,一边问道:“你们听说过叶氏企业么?他们的上一任总裁叶期刚刚退休,新总裁昨天才继位。”


说完,她把自己刚刚百度出来的新闻放到了众人面前:“叶修说了,他不在乎陶轩和陈果给他发多少钱,反正都没有他家有钱。”


“哦对了,”她笑眯眯地补充道:“叶期是叶修的父亲,叶氏企业的新总裁就是叶修哦。”


 


②攻君是总裁


(主喻叶)


“喻总,人家想要做《天下》的主角嘛。”南将游半撒娇似的倚在喻文州的身上,缠绵的眼神就像带着钩子一般地伸向了他,只恨不得让这位温柔又多金的总裁大人赶紧拜倒在自己的马丁靴下。


喻文州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念在这人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很快又恢复了笑意。他对着南将游笑了笑,唇角的那一抹温柔看的南将游心都快化了:“既然你想演,那你就去演吧。”


听到这里,南将游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叶修啊叶修,就算你认识黄少天又怎样,现在蓝雨的第一当家可是我的靠山,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


做梦。


南将游在心里冷笑一声,表面上却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该说他真不愧是去年的最佳新人么?这么平凡简单的一个表情却被他呈现的复杂至极,各种各样的情绪被他糅合在了一起,看的让人心生犹怜,恨不得为他付出一切只为让他一展笑颜。


喻文州也果然不负众望,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但是《天下》的男主角,已经定下来了。” 南将游的语气有些低落。话罢,他还有些不甘心地小声嘟囔着,微微撅嘴的模样倒是有几分的可爱:“要不是黄副总给那个人开了一个后门,让他迟到后还获得了试镜的机会,这会天下的主角已经是我的了。”


“哦?少天给谁开了后门?”喻文州随口问道。


“是一个新人,不过年纪倒不小。”提起他,南将游的表情有点不悦。“叫做叶修。”


“叶修?”喻文州不由得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是啊!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好,导演居然一眼就相中了他,直接遣散了其他来试镜的所有的演员。”南将游哼了一声。“明明长得一般、年纪又大、举手投足都没个正形、穿着又穷酸!肯定是被导演潜……”


南将游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因为喻文州忽然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力道重到他几乎连喘气都喘不过来。他惊慌地看向喻文州,只见这位向来有君子之称的蓝雨总裁眉眼间冰冷一片,再也不复几秒前的温柔体贴。他看向南将游的眼神倒是并没有太多变化,但是南将游却在他的眼底看到了厌恶与不耐烦。


“如果你敢再提起他的名字,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赶出蓝雨。”


喻文州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温柔如初,然而却让南将游看的心生寒意。


这时候,喻文州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喻文州扫了一眼上面陌生的号码,又看了一眼南将游,最终才松手将他放开,接通了电话。


得救了。南将游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一边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胆怯地看向喻文州,生怕他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你好,我是喻文州。”


“文州啊,我迷路了,你过来接我一下呗。”


南将游不知道电话那一端的人是谁,但是他却一眼看出,喻文州浑身的寒意在一瞬间退了下去,原本平淡无波的眼神也一下子柔软了下来。他轻轻一笑,笑容里似乎夹带着一些的无奈,不过更多的却还是宠溺:“怎么又迷路了,你在哪里?我这就去找你。”


 


③原创人物是总裁


 @啃啃酱 ←努力按照你的想法来的


(可以接着上面的设定来)


(我们假设这位总裁叫年止,名字很奇葩是因为我随手翻开一页书指到哪两个字就把那两个字当做名字……言归正传,总不能出现两只南将游吧)


年止读了一遍报道之后,最后面色铁青地把这本娱乐杂志摔在了地上。半晌后,他对秘书问道:“叶修那面还是没有消息?”


秘书垂下了头,恭敬地回答道:“叶先生并没有致电。”


“还没有动静?”年止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这篇报道上都快把叶修黑出翔了,照这个趋势下去,就算叶修的演技再精湛也没办法在娱乐圈立足了,他居然还能沉得住气!


过来向他低一下头是很难的事情么?


想到这,年止也是快被自己给气笑了。他从小出身名门,一路被人捧着长大的,多少人巴结他,求抱大腿求被包养他都两脚踢开不带搭理的。现在这个叶修对他的身份丝毫无动于衷,他却上赶着想去帮他解决问题给他钱花……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还有抖M的潜质啊?


“这篇报道是谁提供的消息?”


“娱乐周刊的记者说,是一封匿名邮件寄过来的消息。据公司的调查,是名叫南将游的一位艺人。”秘书说道。


“南将游啊……”年止冷哼了一声,看来是对此人极其不屑。“他和叶修之间的帐我等着日后再算,现在先上去加一把火,再去推动一下舆论,最好让叶修进退维谷!”


他就不信了,叶修敢拿他的事业去赌尊严!


第二天,年止本来正好整以暇地等待叶修服软,没想到刚进公司,秘书就上报道:舆论的方向已被改变。原本几家著名娱乐杂志的撰稿人都纷纷出面道歉,已证实自己之前所发表的文章为不实信息,此时正随同自家杂志社一起等待法律的判决。至于网上那些之前如同疯狗一样到处乱吠的水军,则在一夜之间被人肉出了几百个,并且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查水表”,导致剩下的幸存者再也不敢妄言,统统销声匿迹了。而叶修的粉丝们看准时机站了出来,为自家偶像正名,这件事情算是就这么过去了。


总结来说,虽然叶修在这个事件中被泼了一身的脏水,但是已经都洗干净了,并且因为这件事而引起了更高的关注度,算是好事一件。至于那些试图诽谤叶修的对家们,则没有一个淘到了好处。水军们的账号全部被封,杂志社也被告的几近破产。


“这、这……”年止起初听到消息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问道:“这是谁干的!”


能在一夜之间就改变舆论的方向,把叶修洗的跟新生儿似的白,这绝对不是兴欣那个穷酸的事务所能办到的事情!


 秘书迟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是霸图、蓝雨、微草、轮回、叶氏五家。”


“开什么玩笑!”年止一拍桌子。在全国都极富盛名的五家,他不可能不知道。曾经一度,他还把这五家当做是自己所追逐的目标,直到他发觉这个目标有些过于遥远。“他们五家连手,就为了帮一个叶修正名?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玩笑!”


“这不是玩笑。”秘书推了一下眼镜,声音里难得的有了一丝慌乱。“事实上,他们甚至查出了您在幕后曾经推波助澜过,已经向本公司提出了起诉。”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世间情的打开方法


 @藏雪 


呃,不知道是啥。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正统文的打开方法


 @收藏柜子 


太笼统,不知道是啥。姑娘喜欢看虐文?我可以把炮灰文改成BE结局,绝对良心,需要么?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炮灰文的打开方法


 @小悠   @每天都要放弃治疗   @special leave 


已更新,时间大概在昨天下午十二点到一点间。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末世/赌石/未来星际/军队文的打开方法


 @黑化杂音   @新纪-世末   @小队长是男神   @谨言慎行  @豆子 (←叫豆子的太多没找到你的头像)


太高大上,瞬间将我秒成了渣渣,作者已阵亡。以后要是智商上升了可以考虑过来码一个小片段。而且这些类的文章,LO上已经有很多啦……我不是很喜欢写重复的题材不然也不会一直专注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系列啦。其实是智商不够用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宫斗文的打开方法


 @江南望江北-生日过得很开心结果断更了   @海底希腊   @亭子呢   @yi臂之隔 


①叶修是皇上


 @失落之城_柒☆ ←努力按照你的想法来的


“皇上。”


身为宫廷第一女官的苏沐橙走了过来,原本清亮好听的声音,现在落在叶修耳中却让他只想装作充耳不闻。


这都是今天第几次了?叶修无奈地扔下了手中的奏折,略带疲惫地问道:“这次又怎么了?是喻文州和王杰希斗上了,还是孙翔和黄少天又打了起来?别和我说是你哥跑去找老韩的麻烦了,他那是作死,让他还是赶紧准备后事吧。”


“都不是。”苏女官柔柔地笑了笑。“最近方锐娘娘刚被升上了妃位,不由得有些目中无人,一盏茶前刚和江淑仪发生了争执。”


“然后呢?”


“德妃去给江淑仪出头了。”


“小江为人处世向来圆滑,连他都能和别人发生争执,那肯定是方锐太嚣张了。”叶修提起了毛笔,沾了沾朱砂墨,头也不抬地说道。“这事别管,就让小周好好教训教训方锐。”


苏沐橙的嘴角不由得略为一抽。“皇上,您想的太简单了。方妃哪是会老老实实等着挨训的人。他去找了我哥,说是兴欣苑的人让人给轻瞧了。后来又去找了林修容,在霸图阁那抱怨了好一会呢。”


“……然后呢。”


“我哥他在去找轮回殿理论的路上遇见了乔婕妤,就一起拉了过去。那时乔婕妤正好要去高常在那里送糕点,这下爽了约,让高常在不由得心生担忧,便出去看了看。也巧,淑妃正好要找高常在,这一发现常在不在微草阁内,就出去寻人了。”


叶修不由得扶额。接下来的事情想也想到了。“所以后来大眼和小高就被莫名其妙的被波及进了这场恩怨内是么。”


“皇上您真上道。”苏沐橙点头称赞道道。“微草阁和轮回殿月前达成了协议,算是统一战线的,而兴欣苑与蓝雨楼的关系又向来不错,后来……后来你也知道了。”


是啊他都知道了,肯定是蓝雨也跟着加入了,然后又吵得一团糟。


他还真希望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呵呵。


心塞。


叶修叹了口气,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火烧云,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沐橙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才意识到这都已经是黄昏了,打从皇上下了朝起就一直在御书房里办公,竟是未得半刻的空闲。这么一想,苏沐橙不由得心疼起叶修的身体来,不禁小声的抱怨了一句:“明明皇上都已经这么累了,那群家伙也真是不省心,真该把他们都打进冷宫去……”


叶修听到苏沐橙的话,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发:“包括你哥?”


苏沐橙撇了撇嘴:“他应该第一个被打进去。”


叶修一听,顿时就乐了:“那敢情好啊,这下我可就轻松了。好了开玩笑的,我知道你关心我,其实我也没那么累。”


不,其实挺累的。不过这跟他们白天的争风吃醋没什么关系,只希望他们晚上能老♂实点就好。


“再说了,要是把他们都打进后宫,这片江山还靠谁来守护?”叶修低头看了一眼案前的奏折,对着苏沐橙说道:“边境最近又有些小动荡,江南那面的税收也出了些问题。重阳也快到了吧?宫中肯定又要设宴。你去叫丞相、将军和六部尚书来书房一趟吧。”


“是。”苏沐橙有些不情愿地应了一声,转身对门外的太监们传旨道:“宣丞相喻文州、将军韩文清、兵部尚书周泽楷、户部尚书王杰希、礼部尚书江波涛、刑部尚书黄少天、吏部尚书张佳乐、工部尚书苏沐秋去前殿候着,让他们赶紧点,别让皇上等久了。”


 


②叶修是后宫


 @琴月冰罗河 ←这个绝对是按照你的思路写的。不过写完之后才发觉其实还有更狗血的,应该是皇上把叶修当挡箭牌,起初对他没感情,后来喜欢上了挡箭牌的故事……


(王叶)


“听说了没有,皇上昨晚又在南贵妃那里留的宿……”


“南贵妃?前些个日子不还是昭仪么?怎么一下就蹦了三级?”


“南贵妃他长得好,出身大家又擅长琴棋书画,皇上宠他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连升三级算什么,当初他可不是从正八品的答应一口气升到了正五品的德仪?”


“真羡慕啊,南贵妃这一升了位,连殿内下人的待遇也跟着提高了。我刚才瞧见南贵妃身边巧儿姑娘的那身衣服,觉得连常在的衣服都不如她呢!”


陈果一进院子就听见几个小宫女嘴碎地在讨论那个南将游的事情,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不由得对着她们训斥道:“主子们的事情也是你们能讨论的么?你们要是这么稀罕那位南贵妃,那就去投奔南贵妃去,别在兴欣苑里面呆着!”


几位小宫女被陈果吓了一大跳,连声道歉。陈果不愿意搭理她们,一挥手就让她们全都离开了。


几位小宫女一转身离开,直到走到陈果看不见的位置,才又心生不忿地说道:“那个陈果还真是有够凶的,就算她是主子身边的人,还不一样都是下人。”


“再说皇上都好久没来过我们叶荣华这里了,估计早就忘了他吧。打从南贵妃进宫起,皇上几乎是夜夜独宠。我倒是也想去南贵妃那里,可贵妃也得收我呀!”


“叶荣华他又从来不知道争取一下,我看,咱们苑子离冷宫不远了……”


 


“这群宫女们,真是越来越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叶修,你别把她们说的放在心上,我看御花园里面的花开的挺不错的,要不要……诶,人呢?”


陈果走进叶修的房间,左右看了看,愣是没找到自家主子。“……跑到哪去了,该不会又出宫去玩了吧?就算皇上很久没过来了你也不能这么胆大啊,也不怕被抓到……”她一边嘟囔着一边退出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叶修哪都没去,就躲在房间里屏风的后面。在他身边的还有“好久都没来过兴欣苑”的皇上,正把叶修吻得上气不接下气,恨不得直接把他吃进肚里一样。


“王大眼你够了哈,”叶修偏过了头,浑身发烫地倚在王杰希的身上喘着气。“你想憋死我啊?”


王杰希怎么肯这么轻易的放过叶修。思念已久的人就这么老老实实地躺在自己的怀里,他要是能忍住他就不是男人。所以王杰希虽然放过了叶修的嘴唇,却顺着他的脖颈一路而下,留下了一串串缠绵的红痕。等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衣服都被脱得差不多了。


“你、你注意点啊,陈果她随时都会进……啊……”叶修的话还不等说完,王杰希就抬手玩弄起了他胸前的两粒茱萸。叶修一个没忍住,顿时呻吟出来。


“叶修……”王杰希痴迷地抚摸过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眼睛里燃着浓浓的欲火。“我没碰过南将游。”


“我、我知道……”


“他们不知道你还活着,还在四处追杀你。等我解决了他们,而你还愿意呆在我的身边,我就封你为皇后。”


“我知……啊……知道……”


“叶修。”王杰希忍不住,再次俯身吻上了叶修嘴唇。“我爱你。只爱你。”


叶修微微一顿,很快就笑着回应起了王杰希。


“恩,我知道。”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宅斗文的打开方法


 @每天都要放弃治疗 ←努力按照你的想法来的  @江南望江北-生日过得很开心结果断更了 


(双叶)


“哼,嘴上说的冠冕堂皇,谁不知道其实你就是觊觎着老爷子的那点家产!还长命百岁呢,我看你巴不得希望老爷子下一秒就……”


“莺儿表妹!”


那位梳着云髻的女子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黄衣男子,心中似有不忿,但是却碍于表哥的命令,只好把一肚子的话都咽下。不过随即她眼珠一转,把战火引到了叶家嫡长子的身上。


“堂哥,你也不管管。这些个远房亲戚平时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现在一看老爷子现在快不行了,统统都冒了出来试图分一碗羹。就算咱们叶家是比普通家庭稍微富裕了那么一点,这么多人也分不过来啊!堂哥你可是我们叶家的下一位家主,可不能任由他们胡来!”


这话一说出,屋子里免不了有一些人发出了轻微的笑声。整个叶家谁不知道,这位嫡长子一无是处草包一个,性格温吞没主见,老爷子最是看不上他,早就准备把家产留给二少爷了。这姑娘表面上是给叶家大公子撑面子,其实是在刻意地贬低他呢。


这不,话音刚落,一位粉衫姑娘就甩了甩手里的丝帕,似嗔怪道:“莺儿你可别闹了,谁不知道下任的家主是二少爷啊。”她对着叶二公子柔情似水地问道:“是吧,二公子?”


这要是换了往日的叶二公子,自然会大手一伸搂过粉衫女子,一边狂妄地笑道“辰儿说的对”一边在她的脸上香一个。不过眼下的叶二公子已经被更新了内核,一听到“下任家主”几个字,连忙打了一个机灵:“家法有记,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我相信以大哥的能力,掌管一个区区的叶家绝对不在话下。”


众人:“……啥?”


而此时的叶大公子则在众人呆住的时候,连忙扔了一个白眼过去:卧槽叶秋你别想把所有担子都撂到我身上!


叶修:“二弟学富五车一表人才,是在是比为兄更擅于此位,深思一番之后决定支持二弟继承家主之位,还请二弟莫要再推脱了。”


“不不不大哥你是嫡长子理应由你来继承家位……”


“我一点都不适合家主之位,还是你来吧……”


“你来你来……”


“不,还是你来吧……”


“……我靠混账哥哥我跟你说我一点都不想继承家主之位!上次你离家出走也就算了别以为这次你也能跑了!”


“说了不继承就不继承,哥能出走第一次就能出走第二次。”


“你以为这还是在……”叶秋突然收口,然后愤愤不平地指着大门口说:“有本事你走啊!”


“哦,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江湖再见。”叶修随即起身,竟然真的往大门外走去。


“你居然还真走了……喂你等等我!”


众人:“……”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契约文的打开方法


 @方舟_心累致死 ←努力按照你的想法来的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这就是黑执事的套路是吧?被我按在黄叶身上了)


黄少天匆匆地赶到了叶修所在的地方,没想到,竟然是一片墓地。冰冷的夜风呼啸而来,似乎要把远处的那个身影吞没一般。


“叶修。”


“过来啦,少天。”叶修侧过头来看他。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衬得他的整张脸居然有些空灵。


“你在这干什么?”黄少天四周环视了一圈,声音里居然染上了一丝异样。他本来是魔界之人,没有死亡这一说,所以对于墓地这种不祥之地原本并不觉得晦气。但是自从他喜欢上叶修之后,就不得不在意起这个问题。


“给自己物色一块墓地啊!”叶修耸了耸肩,居然兴致勃勃地拉着黄少天看了起来:“我觉得这块地的风水不错,但是那块的地理位置更好。后边那块有个比较便宜的,但是据说隔壁埋着的生前是个话唠。”他叹了口气:“我生前都被你吵得快耳聋了,死后可不想再受这份折磨了。”


“什么死不死的!”黄少天不由得有几分气急。“谁说你要死了?你怎么就要死了?老说这话多晦气啊!再说你没事跑到墓地做什么,闲大发了啊?你才多大啊就开始看墓地你又不需要这种东西!”


叶修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他问道:“你是说契约结束之后我连全尸都留不了?”


听到“契约”两个字,黄少天原本满肚子的话顿时被堵住了,连一个气音都发不出来。


叶修没说话,安静地望着他。过了好一会,他才走到黄少天身边,仗着比他高几分的身高拍了拍他的脑袋。而后他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右眼,原本漆黑如夜的眼瞳居然变成了极为妖艳的酒红色。


“少天,我的报仇结束了。我们的契约,也该结束了。”他似是有些无谓地笑了笑:“我的灵魂你也该拿走了,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你总不会是想让我灰飞烟灭吧?”


黄少天一言不发,身体却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他突然伸手揽住了叶修,把他紧紧地锁在自己的怀里,生怕叶修下一秒就会消失掉。


他想起了他初遇到叶修的时候。那年,叶修十五岁。


那一年,叶修家破人亡。原本身为第一家族的叶家在一夜之间,只留下了叶修一位活口。而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叶修召唤出来的。


黄少天得说,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小孩子,也不喜欢叶修这个年纪的中二病少年。辅一见他,黄少天连开口的欲望都没有,愣是给叶修造成了“这人有点高冷”的第一印象。虽然他随后就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我劝你不要刷什么小花样,小鬼。”契约签订之后,黄少天浮在半空中居然心血来潮地给叶修又下了一层禁咒:“虽然契约结束后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抓回来,不过我向来没什么耐心陪小鬼玩。刚才那道禁咒,如果在契约结束的三天之内我还没有把你的灵魂取走,你将会灰飞烟灭,连渣渣也留不下来。”


黄少天扬起了一个恶意的笑容。永无止境的寿命让他在魔界过得十分乏味,他甚至有些期待起叶修最后灰飞烟灭的那幅场景。“顺便一提,那道禁咒是无解的哦,没有人能解的开,就连魔神也不能。”


那时的叶修却只是有些无所谓地瞥了他一眼,说了一句“吵死了,你的话真多”。


十二年前的黄少天就知道,叶修这个家伙一定会让他很头疼。


十二年前的黄少天却不知道,他有一天会爱上叶修。


爱得如此绝望,又痛彻心脾。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被叶修分分钟教会怎么做人的打开方法


 @noveler 


请直接去看原著(。


 


三点五秒。


孙翔的职业生涯中有无数个三点五秒,可是哪怕在他退役多年后,荣耀联盟第十赛季总决赛最终战中的这三点五秒,留给他的印象都是他无法磨灭的。


热感飞弹爆炸的气流中,他们轮回三人努力击杀了苏沐橙的沐雨橙风,就连生命原本只有百分之十一的江波涛的无浪,都幸运地活了下来。


三对一。


冠军!


多么顺理成章的联想,孙翔并不觉得自己在这时候有这样一个念头有什么不对,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有松懈,他的操作依旧积极,调整着一叶之秋,要让他在爆炸的气浪中稳定下来。


然后,他就看到无浪那本有一丝的血线,突然就彻底清空了。


再然后,他看到君莫笑冲向了一枪穿云,打得一枪穿云毫无还手之力。


三点五秒。


当时的孙翔心中并没有准确的时间概念,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措手不及,他的意识完全跟不上君莫笑的攻击动作,他急切间连忙稳住了一叶之秋,在渐散的硝烟和火光中连忙就要冲上去支援时,一枪穿云已经朝他撞了过来。


尸体。


荣耀第一人周泽楷,枪王一枪穿云,三点五秒,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朝他撞来。


多年后的孙翔,在接受采访时都无法用言语描述清楚那一瞬间他的心情。但他却很清楚,这三点五秒,还不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让他惊骇,最让他觉得可怕的瞬间。


最让他惊骇,最让他感到可怕的,是这三点五秒后,接下来的三秒。


一叶之秋躲过了一枪穿云的尸体,孙翔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君莫笑,叶修的君莫笑,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意识?


孙翔清楚地记得,在那一瞬,他已经没有了意识,他的所有操作,都是条件反射般的下意识反应。


这种不假思索的反应和操作,本该是最快的。可是孙翔也依旧清楚地记得,在那一瞬,慢,太慢,相比起叶修的操作,相比起君莫笑的动作,他所做的一切都太慢。


交叉侧步?


大概是吧!孙翔根本就没办法确认的,他眼看到的似乎都是只是残像,当他的意识还在分析君莫笑的动作时,君莫笑都已经开始了下一个技能。


龙牙?


出血状态?这是连突才能打出的效果,龙牙之后跟了连突吗?


月光斩?


两道伤口?已经接到满月斩了吗?


攻击就是这么快,技能切转就是这么快,跟不上节奏,来不及应对,孙翔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在这样纯操作、纯技术的对抗中,自己会这样毫无招架之力,自己会这样被彻底地碾压。


三秒。


他似乎也操作了很多东西,但是没有任何一下是起到作用的,他只看到一叶之秋的血线飞一般地下滑,经受过热弹轰炸本就已经去了大半的生命,瞬间就已经走到了终点。


三秒。


孙翔只弄明白了一件事。


他知道了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是怎样被击杀的……


——摘自《全职高手》第1725章他们是冠军,作者蝴蝶蓝。主旨:孙翔被叶修分分钟教会怎么做人。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全息网游文的打开方法


 @海底希腊 


请走这里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娱乐圈文的打开方法


① @墨染 


姑娘提供的设定当中分别出现了小白、知名人物、大神、总裁四个身份,能请告诉我谁是叶修谁是原创人物谁是攻君么@_@晕了


② @叶不羞的胖次 


这个套路不就和校园文一样了嘛




——————————————


全职之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GALGAME & 系统文的打开方法


 @小队长是男神   @猫盖饭c ←努力按照你的想法来的   @半夏、微凉 


(写到最后已经快无力了,就把这两个融合到了一起。以及其实我并不懂啥是系统文)


系统提示:喻叶线进度100%,韩叶线进度100%,黄叶线进度100%,王叶线进度100%,周叶线进度100%。


系统通知:恭喜全员恢复记忆,好感度全面达成。任务已完成,游戏通关。


叶修听着脑内的通知声,终于放下了心。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他累得都快把小命给丢了。


“老叶!你在这啊我找了你好久了!你怎么跑到这来啊?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吃饭的么?吃完饭还要陪我PK的你忘啦?走走走我带你去吃一家餐厅特别好吃……”


“呦,少天,你这是恢复记忆了啊。”叶修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没忘,我就是不想去。”


“为什……”


“我记得两个星期前,我为了等某人,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站了整整一个晚上来着。”叶修面无表情地说道。“关键是第二天早上好不容易等到了爽约的某人,还被他不耐烦地赶走了。”


黄少天的表情僵住了。


叶修笑了笑,把视线移到黄少天身后的几个人身上,慢条斯理地说道:“后来还真是要谢谢蓝雨的喻队长给我递了杯水,但是你是早就看见了我吧?能看着我在那傻站着六个小时才出面刷个存在感,喻队长也是蛮拼的哈。”


喻文州苦笑一声,“叶神,我错了。”


“韩队长,你们家粉丝这一个月来来往我身上扔的矿泉水瓶都快比过去的十年里的还要多了,上次还有个往我身上扔啤酒瓶的,真是光看见那玻璃瓶我就醉了。Q市人果然豪爽,见面都送啤酒是吧?”


韩文清难得的出现了尴尬的表情。他看见叶修额头上还留着当时的伤痕,心里顿时又内疚又心疼。


“至于王队长和周队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们俩配合度那么高来着?下届国际邀请赛绝对得把你俩同时安排进团队赛里面。唉,我真是差一点就从楼上摔下来了,好在我福大命大撑住了。”


周泽楷是一路跑过来的,额头上还带着汗珠——他原本就是想过来道歉的。周泽楷一恢复记忆后,就立马想起了自己这段时间对待叶修的态度,顿时自责的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叶修,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王杰希现在想起那一幕还心有余悸,身为一名合格的职业选手,他却忍不住手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弥补,只希望你肯原谅我。”


几个人跟在王杰希身边都纷纷点头,一个个紧张地望着叶修,心脏跳的砰砰砰的快,生怕叶修因为这件事和他们断绝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叶修不紧不慢地打量了他们一圈,最后才笑了出来:“别那么紧张嘛,我当时虽然生气,但是一来又不能完全怪你们,二来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过来帮我个忙,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什么忙?”几人连忙问道。别说一个忙了,几十个他们也心甘情愿。


“我要订婚了。”叶修平静地说道。“这个月月末,在B市的XX酒店。未婚妻是我的青梅竹马,也是我爸爸朋友的女儿。我从小就喜欢她,现在也算是得愿以偿了。记得到时候多带点礼金来捧场啊!”


说完,不顾几人瞬间苍白的面孔,转身离开了。


订婚宴什么的……自然是假的。但是既然让他吃了那么多苦,总是要讨回来些的。


叶修扬了扬嘴角,心情很好的向远处走去。


——END——


看的还爽么。

评论
热度(276)
翻看了一下关注列表,难过_(:з」∠)_

关注的博客